飛行員的生命,與飛行器、乘客是綁在一起的,我在這裡向全世界的飛行員致上最真摯的敬意。也想在這裡與未來的航空業學弟妹們分享這篇『民航道德』,希望這篇文章能傳承。

 

中華航空公司前任航務處副處長許仲揆教官B747總機師的一句話:『民航道德』是飛行員最重要的守則與態度。否則,再緊密的SOP,只要有一點點人為疏忽或不留意,會傷及無價的生命。許教官很感恩的說:我在華航服務22年,起飛降落無數次,沒有傷害過甚至一個螺絲,我一定讓機身與乘客安全到達,即使有幾趟飛行任務遇到緊急狀況或天候因素。

 

去年中華航空公司55週年第一届聯誼會,我很榮幸被華航同仁推薦為活動組組長,有很多機會可以與之前的長官與同仁們互動,這期間為了聯絡許多老長官,有許多令我難忘的回憶,我從許多資深的長官中學到了許多,去年也去探望華航第一位飛行員練正綱教官,我很感謝這一路下來,有許多老長官給我正面的影響與教導。

 

今日與楊三元大哥一起當班,許仲揆教官與楊大哥一直有很深厚的友誼,所以很開心的,我又可以請益前輩的經驗,這些經驗是無價的,其中談到之前我們有一些首航的經驗,譬如我談到我之前飛南非的兩次經驗,與首航澳洲雪梨七天的經驗。許教官之前在華航曾擔任航務處副處長與聯管中心的主任,對於飛航安全有極專業的貢獻(這裡不詳述細節)。

 

早期華航是背著國旗的,當時我剛進華航時,機身也是漆國旗塗裝的,但當時的國際情勢大家都知道,我們當時與中共的關係很敏感,國際機場的場合,有中共飛機就不能有我們華航的國旗塗裝,早期的我們,愛國的情操與熱血,常常讓我們在國外時熱淚盈眶,也感到委屈(這裡不詳述細節)。

 

許教官說,有許多首航記憶,他一直到現在還恍若昨日才發生,記憶是那麼的鮮明。許教官說他第一次經希臘飛盧森堡,當時一下機場,華航機尾巴的國旗馬上被機場人員用布蓋住,因為不能讓中共看到我們的國旗標誌。當時身為中華民國的飛行員,心情是很複雜與不堪忍的,但這樣的事,在一些有飛航緊急狀況下而必須選擇迫降機場時,也經常發生(這裡不詳述)。

 

當然還有許多飛航特別經驗,如在沙漠區降落時,突然強烈沙陣迎機面而來,結果看不到前方,只能採取當下最安全的判斷(我在這裡不細說),緊急煞停在跑道頭,結果機場人員找了25分鐘才找到飛機,驚嘆So lucky~ 因為機身幾乎被沙陣煙沒了濛濛一片。

 

許教官是中華航空第一位通過北極圈的飛行員,中東戰爭時期,為避開戰區,只能往北極飛,北極圈有區域是無磁場的、無法聯繫的,過了那些區域才能再與塔台聯繫上,所以如果迷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為或許連最附近的冰島機場都找不到(細節在此不詳述)。

 

首次碰到紐約大風雪,美國半邊機場都關閉,尋問與聯繫所有塔台,只剩下一個小機場可以降落,許教官安全降落在華盛頓DC 附近『杜樂生』機場的短短側跑道上,當時任務的飛行器是B747-200型大客機。(內容我在此不詳述)

 

當然,許教官有許多首航的經驗:

首航盧森堡

首航名古屋

首航埃及

首航南非

 

今日就談到此,晚安。

 

愛爾航空培訓機構   林佩莉 20150129113  

創作者介紹

Ivy的飛行世界---林佩莉的部落格

小愛的天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