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敬愛的進興學長,


學長,佩莉在這祝你一路在光中,回憶六年多前是在“屯”社的讀書會中認識你,你比我跟著劉老師還久,你分享你這一生中最快樂的就是學易經,所以光易學的書籍就上百本,當時屯社讀書會在我公司的東區校,我們幾乎是全勤的,後來我東區校收起來後,屯社讀書會就改在車站的公園路。


你常常說出你最近占了些什麼卦,然後告訴我你的解法,再要我參一參,要我一定得說說我的看法,你生性靦腆,所以我特別愛逗你,偶而嫌你說話說太多,說不到重點,我還逗著你說:學長,講重點。好幾次上完劉老師的課後,學長會在回家路上與我分享卦爻,因你騎摩托車,我要坐捷運,所以我們就站在捷運八號出口一直講一直講,講到我說:學長,趕快去騎車回去吧!別送我到捷運了,你總說沒關係,陪妳走一段聊聊易經。


班上同學大概沒人像學長一樣那麼愛易經的,還每天跟易經睡在一起,記得你曾說你的枕頭下總是墊著易經,學長真是可愛至極,連春、秋兩季的論文發不發表,都要問問易先生,佩莉還常嘲笑你說:學長,幹麻連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要卜?現在想想,佩莉知道你真的對論文發表很戰戰兢兢,不像我雖發表好幾篇了,但我總是將它拿來當練習,因為不管說的好不好,同學們都會拍手鼓勵鼓勵。


有一次佩莉拱你一定要發表論文,因為我又用激將法了,我說:學長,你的易齡比我高,學易比我久,又是我的學長,你卻一篇都沒發表,這樣不行的。你後來靦腆的笑,但我知道這次你答應要寫一篇並發表了,我還特別將你發表論文的神情拍照下來。後來你下台後問我表現好不好?我說:學長啊!不錯,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喔!這次你說的很棒,除了一點需要改進。你很緊張的問:哪一點?願聞其詳。我說:只要下次發表論文時記得看看我們觀眾,因為你一直低頭看講台。你抓抓頭髮,笑了,然後覺得很滿足,我第一次看到學長發表論文後的喜悅。於是去年秋天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你發表了第二篇,佩莉在這兒要再一次跟你鼓鼓掌,當時我幫你拍了好多照片,我會洗一洗拿給你家人留念的。


要經營補習班之前,學長還不斷的來問我班務事誼,後來我們彼此交換經營補習班的心得,只是你一直忙於班務,但你卻樂在其中,也親自教小朋友學易經,我真的好佩服你!在大陸時我們這幾位同學好難過,想到回台灣的第一堂春秋課,你的坐位將是空的,當天我們在雲斌的房間哭好久,而我知道當天晚上你也來了,因為電燈閃了四次,我們也知道你很開心的一路還跟著我們,因為我在車上卜了一卦,問學長現在哪兒?結果是『咸』卦。


在你還年輕的歲月中,你突然的告別,我至現在還不願承認你已不再坐在同學的課桌椅上與我們一起上春秋,如果時光可以倒轉,我真的很想將時間回到三月份,甚至我願意將我的壽命與你分享,你這麼好的人,老天怎麼就這樣讓你走了?眼淚乾了又濕,濕了又乾,佩莉在這兒獻上我的祝福與宇宙最美最溫暖的光給你,請你一路好走,並請你保佑你的父母親,你至愛的太太與兒女,也保佑我們所有易學會的成員,祝你一路平平安安,我們已幫你占了一卦,你下輩子還會與劉老師再續前緣的,劉老師下輩子還是教易經的,我們一定還會再相遇。



後記:


到廈門的第二天早上,突然接到秀蘭的電話說你生命危險,要趕快送到醫院,當時我正在處理廈大演講事誼,但放下手邊工作,報告了劉老師後,與美玲趕到廈門第一醫院,當時看到員外已與你太太聯絡上,因為我們一直聯絡不到你太太,所以好緊張,後來我趕快到加護病房看你,你已全身插滿了管子,用呼吸器在幫助你呼吸,一路上員外、來儀、美玲和我一直陪著你,推著你去腦部掃描室,我推著你的床,一邊在旁邊對你不斷說:學長,加油,我知道你行的,你一定會沒事的。後來秀蘭、雲斌、陳瑋與潔玲也來看你了,我們真的真的希望有奇蹟出現,我還打回台灣問朋友詢問學長這樣是否會有奇蹟出現?我要聽到成功的案例,但是腦部掃描結果,你的腦子已泡在血水裡,機會渺茫了.....我看著醫生給我的片子呆掉了........


五點多秀蘭告訴我說你選擇離開了,我當時含著眼淚,但卻被師母知道了,問我什麼事?要我老實講,我終於哭了出來,晚上劉老師演講完,我們直奔廈門第一醫院,你已睡在太平間了,我們也看到了你的太太好堅強的處理你的善後。



 


 

創作者介紹

Ivy的飛行世界---林佩莉的部落格

小愛的天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